深入剖析Kubernetes
张磊
Kubernetes社区资深成员与项目维护者
立即订阅
22653 人已学习
课程目录
已完结 56 讲
0/4登录后,你可以任选4讲全文学习。
课前必读 (5讲)
开篇词 | 打通“容器技术”的任督二脉
免费
01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一):初出茅庐
02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二):崭露头角
03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三):群雄并起
04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四):尘埃落定
容器技术概念入门篇 (5讲)
05 | 白话容器基础(一):从进程说开去
06 | 白话容器基础(二):隔离与限制
07 | 白话容器基础(三):深入理解容器镜像
08 | 白话容器基础(四):重新认识Docker容器
09 | 从容器到容器云:谈谈Kubernetes的本质
Kubernetes集群搭建与实践 (3讲)
10 | Kubernetes一键部署利器:kubeadm
11 | 从0到1:搭建一个完整的Kubernetes集群
12 | 牛刀小试:我的第一个容器化应用
容器编排与Kubernetes作业管理 (15讲)
13 | 为什么我们需要Pod?
14 | 深入解析Pod对象(一):基本概念
15 | 深入解析Pod对象(二):使用进阶
16 | 编排其实很简单:谈谈“控制器”模型
17 | 经典PaaS的记忆:作业副本与水平扩展
18 | 深入理解StatefulSet(一):拓扑状态
19 | 深入理解StatefulSet(二):存储状态
20 | 深入理解StatefulSet(三):有状态应用实践
21 | 容器化守护进程的意义:DaemonSet
22 | 撬动离线业务:Job与CronJob
23 | 声明式API与Kubernetes编程范式
24 | 深入解析声明式API(一):API对象的奥秘
25 | 深入解析声明式API(二):编写自定义控制器
26 | 基于角色的权限控制:RBAC
27 | 聪明的微创新:Operator工作原理解读
Kubernetes容器持久化存储 (4讲)
28 | PV、PVC、StorageClass,这些到底在说啥?
29 | PV、PVC体系是不是多此一举?从本地持久化卷谈起
30 | 编写自己的存储插件:FlexVolume与CSI
31 | 容器存储实践:CSI插件编写指南
Kubernetes容器网络 (8讲)
32 | 浅谈容器网络
33 | 深入解析容器跨主机网络
34 | Kubernetes网络模型与CNI网络插件
35 | 解读Kubernetes三层网络方案
36 | 为什么说Kubernetes只有soft multi-tenancy?
37 | 找到容器不容易:Service、DNS与服务发现
38 | 从外界连通Service与Service调试“三板斧”
39 | 谈谈Service与Ingress
Kubernetes作业调度与资源管理 (5讲)
40 | Kubernetes的资源模型与资源管理
41 | 十字路口上的Kubernetes默认调度器
42 | Kubernetes默认调度器调度策略解析
43 | Kubernetes默认调度器的优先级与抢占机制
44 | Kubernetes GPU管理与Device Plugin机制
Kubernetes容器运行时 (3讲)
45 | 幕后英雄:SIG-Node与CRI
46 | 解读 CRI 与 容器运行时
47 | 绝不仅仅是安全:Kata Containers 与 gVisor
Kubernetes容器监控与日志 (3讲)
48 | Prometheus、Metrics Server与Kubernetes监控体系
49 | Custom Metrics: 让Auto Scaling不再“食之无味”
50 | 让日志无处可逃:容器日志收集与管理
再谈开源与社区 (1讲)
51 | 谈谈Kubernetes开源社区和未来走向
答疑文章 (1讲)
52 | 答疑:在问题中解决问题,在思考中产生思考
特别放送 (1讲)
特别放送 | 2019 年,容器技术生态会发生些什么?
结束语 (1讲)
结束语 | Kubernetes:赢开发者赢天下
特别放送 | 云原生应用管理系列 (1讲)
基于 Kubernetes 的云原生应用管理,到底应该怎么做?
深入剖析Kubernetes
登录|注册

19 | 深入理解StatefulSet(二):存储状态

张磊 2018-10-05
你好,我是张磊。今天我和你分享的主题是:深入理解 StatefulSet 之存储状态。
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和你分享了 StatefulSet 如何保证应用实例的拓扑状态,在 Pod 删除和再创建的过程中保持稳定。
而在今天这篇文章中,我将继续为你解读 StatefulSet 对存储状态的管理机制。这个机制,主要使用的是一个叫作 Persistent Volume Claim 的功能。
在前面介绍 Pod 的时候,我曾提到过,要在一个 Pod 里声明 Volume,只要在 Pod 里加上 spec.volumes 字段即可。然后,你就可以在这个字段里定义一个具体类型的 Volume 了,比如:hostPath。
可是,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场景:如果你并不知道有哪些 Volume 类型可以用,要怎么办呢
更具体地说,作为一个应用开发者,我可能对持久化存储项目(比如 Ceph、GlusterFS 等)一窍不通,也不知道公司的 Kubernetes 集群里到底是怎么搭建出来的,我也自然不会编写它们对应的 Volume 定义文件。
所谓“术业有专攻”,这些关于 Volume 的管理和远程持久化存储的知识,不仅超越了开发者的知识储备,还会有暴露公司基础设施秘密的风险。
比如,下面这个例子,就是一个声明了 Ceph RBD 类型 Volume 的 Pod:
取消
完成
0/1000字
划线
笔记
复制
© 版权归极客邦科技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传播售卖。 页面已增加防盗追踪,如有侵权极客邦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该试读文章来自付费专栏《深入剖析Kubernetes》,如需阅读全部文章,
请订阅文章所属专栏。
立即订阅
登录 后留言

精选留言(41)

  • 虎虎❤️
    老师,由于无法追问,恳请能够回复详细一些。提前谢过了。
    pvc的使用方式当中,对于由运维人员去创建pv,我始终有些疑问。
    首先,一个pv对应一个pvc。如果实际绑定的pvc小于pv声明的存储大小,会造成存储的浪费吗?
    其次,运维人员事先要创建多少个,以及多大容量的pv呢?因为并不清楚开发人员将来可能用多少1g的,10g的或者100g的pvc。创建的数量或大小不合适,会导致pv不够用。开发还是会来找运维的。
    最后,如果回收方式是retain,那么pvc删除后,原来的pv并不会删除,如果开发人员想重新使用同一块存储,需要重建pv。这带来了很多运维工作。
    所以,手动创建pv的最佳实践是怎样的呢?当然,如果用storage class去动态创建pv可以解决这件事,但是有时我们希望针对namespace创建属于自己的pv来限制存储的使用quota,而不得不用手动创建pv的模式。

    作者回复: 手动创建PV就是有这些问题,要不然为啥推崇storageclass呢。可以自己编写external provisioner来代替你自己写pv啊,跟你用storageclass一样。

    2018-10-05
    17
  • 浅行
    老师这个里面创建pv需要有ceph存储支持,大家做实验可以搞一个rook-ceph,两步创建一个ceph集群,很好用,官网: https://rook.io/。
    2019-01-07
    14
  • pepezzzz
    原文中的PV创建不成功。
     spec.accessModes: Required value
     unknown field "imagefeatures" in io.k8s.api.core.v1.RBDPersistentVolumeSource
     unknown field "imageformat" in io.k8s.api.core.v1.RBDPersistentVolumeSource
    修改后如下:
    kind: PersistentVolume
    apiVersion: v1
    metadata:
      name: pv-volume
      labels:
        type: local
    spec:
      capacity:
        storage: 10Gi
      accessModes:
        - ReadWriteOnce
      rbd:
        monitors:
        - '10.40.0.21:6789' --修改为 kubectl get pods -n rook-ceph 查看 rook-ceph-mon- 开头的POD IP
        - '10.32.0.10:6789'
        - '10.40.0.23:6789'
        pool: kube
        image: foo
        fsType: ext4
        readOnly: false
        user: admin
        keyring: /etc/ceph/keyring
    2019-02-21
    1
    9
  • 程序修行
    老师能每次给出本次讲解全套的实现命令吗?貌似每次复现都会花很多时间,还不知道为什么。这次就是不知道pv该怎么创建,为什么总是创建失败。
    2018-12-03
    7
  • kevinsu
    我用ubuntu完全去按照之前的安装方法搞的环境,但是到持久化存储这块老是会有这个错:Warning FailedMount 15s (x8 over 79s) kubelet, izj6cbsxfhzowfxz65471sz MountVolume.WaitForAttach failed for volume "pv-volume" : fail to check rbd image status with: (executable file not found in $PATH), rbd output: ()
    超级郁闷
    2019-05-09
    5
  • kevinsu
    rook-ceph-mon的IP地址正确获取方式来自查阅rook官方文档,kubectl -n rook-ceph get service,非常重要!!!
    2019-03-27
    1
    4
  • 哈哼
    rolling uodate 咋搞?
    2019-02-25
    4
  • Terry Hu
    由于没有ceph server ,pv用hostPath方式,在master上创建了index.html,pv pvc都创建好了,bound上了,登陆容器后在/usr/share/nginx/html目录下死活找不到index.html,搞了一个小时。突然猛醒原来hostPath指的是worker节点的path......哎,蠢啊

    作者回复: 吃一堑长一智

    2018-11-28
    4
  • kyleqian
    对于有些应用,比如关系数据库,它保存数据文件的位置必须严格符合POSIX接口,远程文件系统例如NFS对于类似锁定这样的操作支持的不好,即使是sqlite官方文档也不推荐用NFS。这种情况下,数据库应用好像只能用本地硬盘或者iSCSI的存储盘,这不就等同必须把重启的StatefulSet的Pod每次调度到同一个机器上才行吗?因为那个机器硬盘上的文件不会自动传输到其它机器上。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?

    作者回复: 关系数据库也可以做replication同步数据啊。pv跟机器没有绑定关系,除非用的是local pv,这时候调度器会保证pod的调度正确。

    2018-10-14
    3
  • silver
    所以大体是Pod与PVC绑定,PVC与PV绑定,所以完成了Pod与PV的绑定?

    作者回复: 是

    2018-10-10
    2
  • 北卡
    asdf100的问题应该是:一个集群中可能有很多个pv, pvc是如何找到他对应的pv的?

    试着回答一下:
    1、 指定了storageClassName的pv, 只有指定了同样storageClassName的pvc才能绑定到它上面。
    2、对于没有指定storageClassName的pv,默认classname为"", 同样只有没有指定classname的pvc才能绑定到它上面。
    3、pvc可以用matchLabels和matchExpressions来指定标签完成更详细的匹配需求。
    4、匹配成功应该还需要一些基本的存储条件吧,比如pvc申请的存储空间肯定不能大于指定的pv.

    关于第四点没有验证过,用aws的efs可以动态扩展空间的,好像没有这些限制。请张老师详细解答一下。

    作者回复: 容量是重要的匹配条件之一

    2018-10-06
    2
  • Mr.Cling
    如果创建了两个存储类型和存储空间都一样的PV, pvc是怎么决定绑定哪一个pv呢? 随机选择一个吗? 可不可能通过类似label的筛选?
    2019-05-10
    1
  • 不知所措
    老师你好,statefulset 如果 不同的pod ,需要不同的配置,
    比如说 zk集群,每个集群的myid 都是不同的,比如mysql集群每个主机的serverid 也是不同的,这种的怎么处理呢?

    作者回复: 用operator

    2018-12-11
    1
  • Adam
    老师写得很赞,多做几遍实验后就明白怎么使用pv,pvc了。需要提前创建好pv确实有点麻烦。这一步得自动完成才完美。
    2018-12-04
    1
  • xieshiyi
    为什么有状态应用不驱逐?有反例吗?感觉驱逐也没问题。求解答
    2018-11-24
    1
  • LQ
    在一个 Pod 里面有两个容器, 容器 a 里自己实现一个 fuse filesystem,将远程的文件(比如 hdfs 上的数据)mount 到该容器里,另外一个容器 b 通过什么方式能读取到容器 a 里 mount 的数据呢,通过 PV 吗?有啥解决方案没?

    作者回复: 你让a通过挂载传播到宿主机上,然后b挂载宿主机目录试试。

    2018-10-17
    1
  • 我来也
    表示 nginx:1.9.1 里并没有 curl 命令.
    通过 for i in 0 1; do kubectl exec -it web-$i -- curl localhost; done 无法获取到期待的结果.
    通过
    不知道其他小伙伴尝试过没有.
    当然最终通过其他方式 比如之前的:
    kubectl run -i --tty --image busybox:1.28.4 dns-test --restart=Never --rm /bin/sh
    使用 wget 也是可以验证.

    作者回复: 没有的话可以装一个嘛……

    2018-10-13
    1
  • yulibaozi
    storage: 1Gi,表示我想要的 Volume 大小至少是 1 GB;这里是笔误么?1Gi不等于1GB,如果这里是1G应该更符合语景

    作者回复: 是的

    2018-10-10
    1
  • 虎虎❤️
    有必要。可以减少同步的数据量。
    2018-10-08
    1
  • xiaoxlm_0807
    创建ceph太麻烦了。 用hostPath来实验老师的讲解内容,就没那么多坑了
    2019-12-06
收起评论
41
返回
顶部